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游鴻明-下沙

下沙


下沙

每個人都有無法忘記的人
思念會像細沙穿過你的靈魂
輕輕開了門 只有風雨聲
我覺得愛情讓人變得殘忍
原本相愛的人變成心頭的針
越是愛的真 越是傷的深
就像黑夜和白天 相隔一瞬間
明知道說再見 再見面也只有明天
天空啊下著沙 也在笑我太傻
你就別再追尋 看不清的腳印
天空啊下著沙 也在為我牽挂
把愛葬在沙里 還有你的消息
你走了 就走了 不要想起
風走了 沙走了 不要想起

 

上一頁


21個人

沒想到是你 談著想著說著失去
想結束關系 又覺得可惜
你紅著雙眼 試著做著想著改變
但激情沉澱 結局更明顯
我看過溫柔凋萎 也聽過諾言
似玻璃破碎 我看過情人憔悴
就好象刺 為分離流淚
傷心人 負心人 天下人 痴情人
只要是被傷心的人喝一杯
自已人 愛別人 什么人 狠心人
不要再等 喝醉的靈魂
多情人 無心人 無情人 多傷人
只要是被傷心的人喝一杯
有心人 無緣人 有緣人 斷腸人
何必再問 新人換舊人

 

上一頁


只是那個人

你說已經說了很多遍 轉身關上自的房間
那些男人的理性篇 女人的感性的觀點
其實很明顯 就是厭倦 已失去過去相愛那一面
于是開頭几年的甜言 拿來比較今天的抱怨
發覺事情在僵持的 已不是爭論的重點
心不在這邊 不想看見 那才是關鍵
于是你變成我的朋友口中 曾經愛的人
我們要承認對方稱呼對方 只是那個人
雖然都說你情我愿 好象人情上沒有關連
可是想要慢慢沉澱 還是必須經過好几年
于是你變成我的朋友口中 曾經愛的人
我們要承認對方稱呼對方 只是那個人
如果真的兩不相欠 見面也不要紅著雙眼
別管對方是否收斂 你想要的生活自已去體驗

 

上一頁


寂寞化石

他在盆地的邊緣出土 坐在搜尋引擎前凝固
他的表情有一點模糊 像痛苦 又無助
看他雙手摸索著荒蕪 似乎准備敲下什么字
經過各種不同的測試 已証明 他不是
群居的動物 只發現 寂寞的元素 將他的心
慢慢腐蝕 也許是 寂寞的緣故 寂寞化石
才那么孤獨 專家卻說不同的國度
這種發現不是第一次 他們之間有某種接觸
傳遞著 哪些事 還是未知數
只發現 寂寞的元素 鏈接一張
寂寞網絡 或許是 同樣的方式
寂寞化石 虛擬幸福 古老傳說
那是種病毒(I LOVE YOU BABE)
毀滅以前 人人都歡呼 只發現
寂寞的元素 鏈接一張 寂寞網絡
或許是 同樣的方式 寂寞化石
虛擬幸福 又發現 寂寞的元素 很難消滅
長期潛伏 到如今 寂寞的元素
不斷蔓延 繼續在散布 在散布

 

上一頁


尋你

愛過你 就憑著那一種感覺
決心飛去找 老地址
就戚著那一封去年 寄到家里的信
好猶豫 我實在不確定你會
做出什么反應 很震驚
很傷心 還是很舉棋不定
怎樣開始你才不會哭泣
怎樣才能打破這個僵局
不敢再讓事情太復雜
你有你的家 也會有牽挂
怎樣開口說我還是想你
怎樣承認當年傻得可以
我只想要親口告訴你
外面雨會停 心里的感動
不會停

 

上一頁


落單的候鳥

尋找溫暖的一個角落
排好人型的一群候鳥
又要南飛
畫好類似的未來地圖
我和其它人朝著目標 汗流浹背
像落單的候鳥 (不想飛想奔跑)
想忘了有目標 (逃出季節的牢)
一掉入欲望的漩渦 我盲目地繞
最初那個我 那顆心 找不到
像落單的候鳥 (夢想越來越高)
就一個人叛逃 (自己越來越小)
不愿讓生活牽著我 懵懂地蒼老
但我真的 擋得了 這世界 洶涌的浪潮

 

上一頁


荒蕪心田

有人說你鬼魅一樣 回到那老街
剪了長發 畫著淡妝 好疲倦
有個男孩在你身邊 看來才兩歲
電光石火間 你曝光了所有底片
殘酷夏天 曾經有你有毒的笑靨
貼我的心 年我的人 太完美
慢慢開始 徹夜不歸 回來也喝醉
捧著你的臉 我心疼著你的狼狽
天都變了我才發現我來不是你唯一的人
你笑我不成熟 我求你不要進
愛一 就要救你一天 終于累了
平凡的我斗不過你所謂愛的自由
我還是搞不懂 你如何被詛
哪一天 還是哪個人 讓你荒蕪心田

 

上一頁


四個冬季

我不知道過了多少天
也不知道過了多少年
也許時間不是痛苦的來源
分手了 隔的好遠 還要想念
才是可憐 我記不得 說過多少遍
說過要用 生命來愛你
曾經那些諾言即使到今天
又有誰 可以沒有 一點眷戀 一點埋怨
我的一年有四個冬季
面對失去還有風雪交替
想到放棄 想到無力 想到逃避
一個人呼吸 怎么填補心里的空隙
我的一年有四個冬季
每個冬季只是坐著看雨
想到忘記 想到開心 想到哭泣
只是忘記 有時讓痛苦
更加清晰 只是哭泣
有時在臉上 形成潮汐

 

上一頁


本來

秋原來就很涼
風本來就流浪
除非它是真的愿意留在你身旁
愛本來就是窗
太容易造夢想
觸摸以前你不知道它有多冰涼
人是會變的可是不一定變對了地方
他離開的軟弱 你痴心得很堅強
風雨之后你不能不想
承諾的本來與愛的本來
是什么真相
或許從來你不愿多想
但你的本來 是不是就這樣
寧愿在老地方
朝朝暮暮 寧愿在回憶中
反反復覆 不放棄那扇窗

 

上一頁


國王的新歌

我用一支吉 他為你寫情歌
一段旋律 想甲半瞑半 熬過了多少苦夜
斷了多少白發的情話 每句都是掙扎
我用一段性命 完成這條歌 望你唱乎
心愛的人聽 無論是哪種語言
只希望替你表達出 想要 想說的話
他們都說情歌最偉大
愛過的人聽了會融化
如果有人為你眼淚如雨下
記得把他 把他帶回家
他們也說情歌最可怕
不懂的人只會看笑話
愛過的人 你要忍痛咬緊牙
閉上眼睛 跟我一起 唱吧
我用一支吉他 為你寫情歌
一段旋律 想甲半瞑半 無論是哪種語言
只希望替你表達出 想要 想說的話

 

上一頁



FastCounter by bCentral

Copyright © 2000 Fun Fu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