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張學友-有個人∼演唱會 Live In Concert 1999

有個人∼演唱會
Live In Concert 1999
Disc 1


釋放自己

光陰匆匆工作似機器 叫我困倦力疲
將心的感覺透支了 要去轉換空氣
凡事有驚喜 不需要皺眉
凡事有轉機 信心不放棄
總要釋放自己 面對未來
ㄧ切優劣是非 別困擾你...
當失戀的心再跳躍不起
怕要愛別離 裝開心也振作不起
思想像要缺氣地喘氣
期望有驚喜 不需緊皺眉 何用費心機歇斯底里

 

上一頁


今晚要盡情

WOH WOH 只要開心可以開心今晚便盡情
WOH WOH 想要開心不要天天只顧做事情

命運沒有註定 試試看碰上困惱笑一聲
若你有勇氣 你不驚凡事亦願盡興
讓野火輕燒寂寞的夜靜
莫再掩飾掩飾心中開心的個性
開人能延長生命
莫再掩飾掩飾心中一點點野性
為何又冠以貪玩這罪名

若是像我怕靜 試放肆這個世界更溫馨
若你愛跳舞看星星 潛在浪漫任性
莫困鎖深宵夜靜心未靜

莫再掩飾掩飾心中開心的個性
開人能延長生命
莫再掩飾掩飾心中一點點野性
人人回復這個真我不怕現形

 

上一頁


花花公子

他穿梭這裡 他穿梭那裡
天天多派對 他沒有空虛
練到瀟灑的語句 高級的興趣
恰好的應對 他備有一堆
長期東奔兼西跑就像從未累
孩童一般貪心多心日夜尋玩具 尋樂趣

花花公子情人多多多
然而開不開心他都不會太清楚
花花公子尋求多多多
然而追追趕趕他都不是太清楚 尋什麼

又見星光閃爍了 跑車呼叫了
他將出發了 他熱愛深宵
面帶偷心的冷笑 瘋魔都市了
芳心將上釣 手段確高招
長期追蹤新鮮感絕未彈舊調
然而當一得手他即納悶隨便掉 無味了

花花公子(他的)情人多多多
然而開不開心他都不會太清楚
花花公子 甜言多多多
然而真的假的他都不是太清楚
花花公子情人多多多
然而開不開心他都不會太清楚
花花公子尋求多多多
然而追追趕趕他都不是太清楚 尋什麼

 

上一頁


和好不如初

復合後彷彿得要好
讓人妒忌又羨慕
但是彼此心裡知道
舊情盡人事醫不好
現在這種「好」最多似
舊同事循例巡視業務
前科很糟怎修補亦存在限度
明知一見到 你亂髮像野草
總記得你跟過誰好

和好 不再如初
即使修理以後瘡疤太多
一世要扮失憶症麼
難過 都已捱過
不想跟你揹著陰影探戈
一到半夜想起你的錯

舊患是彼此的案底
令人夜夜在夢囈
實在不知怎抱擁你
沾滿他氣息的身體
妒恨之間講過一切絕情話
明白純屬自衛
何解傷口怎清洗亦同樣艷麗
扮得多徹底 最後也露了底
戀愛死了瞻仰遺體

明知一見到 你亂髮像野草
總記得你跟過誰好

 

上一頁


日出時讓戀愛終結

是你睡了 這日出悄悄
寫一張最後的字條 來望你一次
尋夢眼中 輕輕的轉身 一切抹掉

沒有話說 駕著車悄悄
想過去 哭中帶著歡笑 承諾過跟你
能同渡每朝 想這裡又再終於哭了

車廂中 多悲哀
願你今天起 珍惜你未來
不必等 一天我再次復來
衝不開(看曙光)天色悲哀
是兩顆心 相戀欠未來
背棄你 即使不應該
車遠去(心更碎) 前塵被日出掩蓋!

望你別要 到睡醒了 
失去我 一生接受不了 平淡裡相對
人無話再講 想這裡 又再終於哭了!

 

上一頁


怎麼捨得你

紅笑臉 紅裙 紅絲巾
白紙般 坦率 還天真
一對眼 水晶般吸引
流轉的舞步 像浮雲

忘記你 但仍然想起
愈想起 更加難入寐
緊抱你 抱緊的只得空氣
明知得不到你 何必再要記起

一絲絲 一點點 燒毀憶記
一幅幅 一聲聲 又復燃起
怎麼捨得你
任由我 腸斷至死
戀一生 差一些 不可一起
祇一心 等一天 日月如飛
卻等不到你
願忘記 又想起你

情與愛 是無從更改
未更改 卻因何分開
擁抱你 才明白未可捨棄
但始終祝福你 寧願我這田地

 

上一頁


早已離開我

別再可惜 跟別人去吧
祇只你不流淚 不心痛
就算相擁 也覺得冰凍
倦透的面容 何時會放鬆

離開吧 心早已離開我的戀人
沒法再夢一樣接近
請各自找那新的情人
幸福或遺憾 離開吧

就算此刻 孤獨和快樂
祇要你不明白 不知道
夜那麼深 那個可傾訴
若覺得寂寞 誰陪我最好

離開吧 心早已離開我的戀人
沒法再著緊
不再為誰痛哭 不再為誰失去後而孤獨
不再為誰痛哭 不再為誰失去後而孤獨

 

上一頁


我應該

你眼蓋脫了色彩
頸巾即將鬆脫下來
我再探聽誰像親你在懷內
可是你 心不會裝載
而我知身受其害
仍然在說都不必分開

應該早已沒期待
應該心死為何仍未放開
應該不要回來任你傷害
戀甚麼愛 你精彩 我悲哀

盼你性格會更改
始終苦等一個未來
你諷刺我人活於五十年代
不用再 得一個深愛
常痛哭躲在門外
誰人共你正在內
傳來聲聲喝采

戀甚麼愛 你高山 我深海

 

上一頁


地球人

天空海闊的世界在我眼底
耳裡聽著那音樂有點國際
繽紛都市的節奏沒法降低
與我有沒有關係我不要仔細

這是東京紐約巴黎
我願穿梭千里路軌
我像個天真小孩
滿面帶著熱情回歸

心中再沒有高低
地球人是美麗
一起舞動你身體
生疏感覺飛逝
色彩夾雜了東西
完全忘掉各地
無條例 國藉 法律 貨幣

天邊海角的腳印踏過徹底
國界有沒有所謂哪天作廢
即使感到當你要各自各發揮
再見若沒有希望 但一切可貴

 

上一頁


逃亡

她深宵約兩點 離奇來電說動向
聲稱金卡雖有一張 心窩卻聚滿了壞賬
並沒有下雨卻想上 我家中避雨
我看見她的纖瘦身影 和無數惆悵
依稀想到她 和前年校舍那夏季
她多開心動人美麗
她的信心光照畢業禮
現在淚眼半腫半脹 全無半點樂暢
我察覺她的臉隱隱有瘀傷 誰紋上

說要遠走高飛
實受不了絕不須要的傷
今知道婚姻 不像說戀愛
永遠賴賬 怎可理想
說要遠走高飛
實在婚約望真不過紙張
不必作鴛鴦 假如太牽強
我決定我 自己路向

她嗚咽的說她只盼
在世歲月裡 簡單的開心
女人只需 一個家 一好伴侶
閘外路裡她那 男人出粗暴句
這個我應該要報警
埋藏或送客回去

 

上一頁


不老的傳說

流傳在月夜那故事 當中的主角極漂亮
如神話活在這世上 為世間不朽的愛輕輕唱……

若是你共情人熱切信有愛 永遠真摯地投入這個夢鄉
合著兩眼定能遇見那愛侶 給你講出永不老那點真相……
徘徊夜裡時常亦聽到歌頌 "真愛總會是永遠"
誰人亦會重拾逝去了的夢 在星輝閃閃午夜飄於晚空……

流傳在月夜那故事 將星光深處亦照亮
如神話活在這世上 為你將不朽的愛輕輕唱……

遇著故事內描述那對愛侶 永遠不老地遊在每個夢想
日夜變換未能換卻那季節 因那心中愛堅固永不轉向
無人夜裡絃樂在遠遠歌頌 "真愛總會是永遠"
人成熟了仍然被暗暗牽動 伴星輝跟戀愛夢深深抱擁……

啦……

為世間不朽的愛輕輕唱……

 

上一頁


情書

妳瘦了憔悴得讓我好心疼
有時候愛情比時間還殘忍
把人變得盲目 而奮不顧身
忘了愛 要兩個同樣 用心的人
妳醉了脆弱得藏不住淚痕
我知道絕望比冬天還寒冷
妳恨自己是個 怕孤獨的人
偏偏又愛上自由自私的靈魂

妳帶著他唯一寫過的情書
想証明當初愛得並不糊塗
他曾為了你的逃離頹廢痛苦
也為了 破鏡重圓 抱著你哭

哦~ 可惜愛不是幾滴眼淚 幾封情書
哦~ 這樣的話 或許有點殘酷
等待著別人 給幸福的人
往往 過得都不怎麼 幸福
哦~ 可惜愛不是忍著眼淚 留著情書
哦~ 傷口清醒 要比昏迷痛楚
緊閉著雙眼 又拖著錯誤
真愛 來臨時你要怎麼 留得住

 

上一頁


越吻越傷心、原來你甚麼都不要

越吻越傷心

問你哪個配搭穿起使我最配襯
但你冷冷兩眼似看著無聊閒人
問你哪一齣好戲最近會令人提提神
但換來連場沉默如像跟我嬉笑不再吸引

問你我喝醉了可不可對我吻吻
但你碰碰嘴角動作像撩撩途人
問你會否因工作太累兩目完全無神
而你似強制內心的抖震

越問越傷心 明明無餘地再過問
明明知道衷心一吻 會有更親厚質感
越問越傷心 仍然胡塗是我過份
明明知道彼此不再情深 何必追問遠近

越問越傷心 明明無餘地再過問
明明知道衷心一吻 會有更親厚質感
越問越傷心 仍然胡塗是我過份
明明知道彼此不再情深 無謂再三迫近

 

原來你甚麼都不要

原來你什麼都不想要

我知道這樣不好
也知道你的愛只能那麼少
我只有不停的要 要到你想逃
淚濕的枕頭曬乾就好
眼淚在你的心裡只是無理取鬧
以為在你身後 是我一輩子的驕傲
原來你什麼都不想要

我不要你的呵護 你的玫瑰
只要你好好久久愛我一遍
就算虛榮也好 貪心也好
哪個男人對愛不自私 不奢望
我不要你的承諾 不要你的永遠
只要你真真切切愛我一遍
就算虛榮也好 貪心也好
最怕你把沉默 當做對我的回答

原來你什麼都不想要

 

上一頁



FastCounter by bCentral

Copyright © 1998-1999 Fun Fun, All Rights Reserved